帆路 作品

二百一十五章 冒险

    不久后杜克便走了进来,而杜克拿着枪对着西兰提乌斯怒,狠狠的说道:“听着我们只是路过,让我们静悄悄的过去,我们的人不会开枪的,我们一直对你们这些人很好,卡蒂亚还让我们带他一起去,你明白我的意思?”

    最后神父在众人的枪口下终于认怂。

    “现在就离开我们吧,上帝也许会因你的罪恶而惩罚你,但我的责任是照顾我的羊群。”而阿尔科恩也放下铁路桥,而这时曙光号安全的通过。

    同是西兰提乌斯对他的信教徒说道:“你们听到我的话了吗?我会把所有开枪的人都逐出教会,你们都不要开枪。”

    与此同时曙光号也在桥梁下缓慢的前行,杜克阿尔乔姆和阿尔科恩兄弟俩便立即跳到了火车的车顶上,杜克向兄弟俩竖起了大拇指,笑呵呵的说的:“这可真是一场刺激有丰富的冒险啊,我可希望这种事可以再多来些,哎呀,活干的挺好。不是吗?哈哈!”

    -------------------------

    我们离开了伏尔加,俄罗斯无尽的版图展现在我们面前,教堂居民终于相信我们不是恶魔,并让我们通过了大桥。

    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呢?我们已经来到俄罗斯半年了,我们的生活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里的人们过的越来越好,而且这里也是我们生存的基础之一,我们必须想办法在这里站稳脚跟。

    安娜是对的,我们入侵了他们的世界,不管那个世界看起来有多么愚蠢,我们没有资格去摧毁它。

    用电是罪过的,这个谎言真的是,是比我们在地铁里听到那个整个世界都死了,没有其他地方可去,更糟糕吗?

    隧道里的所有人都听信了这个谎言,等我们到了。

    亚曼托起码我们就能知道这个谎言是否合理了,因为到目前为止我们经过的地区还没有任何被敌人占领的迹象。

    我也十分感谢我的哥哥阿尔科恩,他不但救了我很多次,而且还帮我收集了很多张带着美丽风景的明信片,我慢慢回想起了他是谁,他似曾出现在我的生命中。

    -------------------------

    阿尔乔姆从睡梦中醒来,看到老婆守护在旁,而阿廖沙来喊他去见上校:“阿尔乔姆上校邀你去车头找他。”

    阿尔乔姆起身后看向安娜,安娜拍了拍床垫对他说:“在这呆一会儿,阿尔乔姆。”

    阿尔乔姆抱着安娜躺在床上,安娜对他满怀爱意的说道:“我们出生的时候刚好发生了变故,所以很多东西都失去了,我们也不曾见过。”

    “20年都没有离开地铁,我感觉这里就像是我们的蜜月之旅。”

    “我希望一辈子都能这样。”

    阿尔乔姆拍了拍安娜的肩膀安慰的说道:“放心吧,我们会找到能我们会找到方舟计划的,那里还有人的,我们会幸福的永远在一起。”

    而另一个房间的阿尔科恩也是抱着萨莎温柔的说道:“感觉怎么样?这几天。”

    “我感觉很好啊,这列车上的人都很热情好客,跟他们都聊得来,特别是安娜姐姐他对我十分照顾。”萨莎躺着阿尔科恩里说道。

    “你叫安娜为姐姐,那她的老公阿尔乔姆,可是我的弟弟呀,这不是叫错了吗。”

    “怎么叫错了?我们各弄各的,安娜姐姐比我大,我就应该叫她姐姐,而且安娜姐姐对我可好了。”

    阿尔科恩对萨莎奇怪的理论感到哭笑不得,不过也没有强硬的让她改变叫法,毕竟萨莎已经很久没有交到聊得来的朋友了。

    阿尔科恩突然问道:“你是不是背着我偷偷藏什么了!”

    萨莎突然惊慌了,但假装镇定的说道:“藏什么?我能藏什么,这么大的房间我能藏什么呀?”

    “那为什么,我每次进屋的时候看到你在床上不知道刚在干些什么?当我想走近看一看的时候,你便让我退出门外,告诉我这是小秘密。”阿尔科恩将那天看到的情况说了出来。

    萨莎直接对着阿尔科恩说道

    :“我都说了是小秘密,你还问?说出来了那还叫秘密吗?”

    “你赶紧走吧,看看能不能帮上其他人的忙。”

    阿尔科恩和萨莎温存了一会儿便走出了房间,而这时小女孩向他喊道:“阿尔科恩叔叔,阿尔科恩叔叔,提卡列夫叔叔的商店弄好了,他让我通知你,你可以去看看的。”

    听到这次消息的阿尔科恩,立马向提卡列夫的商店走去,想着让他帮自己把夜视仪的发电模式改一改。

    在去武器店的路上,经过一排座位,看到一个文件,是小女孩给她爸爸的信,上面写着。

    “亲爱的爸爸,我写这封信是想告诉你在回来的时候该去哪里找我和妈妈,我和妈妈很想留下,西兰提乌斯说我们必须抛弃这辆车到高塔里去。”

    “但我不想去,我想在车里等你,但妈妈不同意,西兰提乌斯说你回不来了,因为你没有完成信仰的考验,他是个笨蛋骗子。”

    “因为你不需要经受任何考验,而且他们的信仰很无聊,我记得你是这么说的,妈妈什么都没说,但我知道他也在等你,所以你快点回来吧,带我们离开这群傻瓜,我爱你!”

    阿尔科恩看到这封信件后,并结合上面神父说的话,想必那小女孩的父亲也已经被闪电球电死了,这一消息他的妈妈或许已经知道了,但是并没有告诉小女孩。

    所以阿尔科也不打算把这个信息告诉小女孩,毕竟孩子的孩子的想法都是美好的,并且经不起那么大的打击。

    随后便来到列车车尾,看到克列斯特在抽烟,克列斯特将一根烟递给阿尔科恩,说道:“来一根,我快憋死了,那些女人都不让我抽烟,说烟味太难闻了。”

    两人吸完了烟,并交谈了一会儿,阿尔科恩便告别离开了。

    往车厢另一头走,便发现斯杰潘在弹吉他,而另一头坐着卡蒂亚。

    看样子他俩关系进展的不错呀。

    斯杰潘是斯巴达游骑兵成员,也是曙光号的成员,人高马大的他担任曙光号上的重武器手,但他也是个浪漫主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