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子成精 作品

第一百二十四章 父皇大帝,神皇赞助

    这是人性的扭曲?

    还是道德的沦丧?

    竟然有这样一个少年,想当全宇宙万族苍生的爹!

    尼玛啊!

    太特么的贱了!

    “我手有些痒。”

    “我也是。”

    帝兵们在交流,忧心忡忡。

    降魔杵、恒宇炉……这些曾经死了兵主的帝器,此刻一个個都很忧愁。

    姜逸飞的道路展现,让他们很担忧和焦虑。

    现在的少年还很菜,便已经有“宏图大志”立下,要化轮回,要化人爹。

    等他有朝一日,真正大成为帝了,会不会将“魔爪”主动伸向阿弥陀佛大帝和恒宇大帝?

    实在是太艹了!

    欺师灭祖!

    如果说,神皇和青帝这种天帝级高手,还能淡然坐视,因为他们能够活过一世又一世,在红尘中为仙。

    只要不遭遇大敌,战死沙场,丝毫不用担心被姜逸飞给祸害了。

    可是对被岁月斩掉在人间的帝与皇来说,那可就太恐怖了。

    有朝一日大梦醒来,头上多个爹,谁受得了!

    “我帮他把成道之后的帝号都想好了。”古华尺嗡鸣,这件古华皇朝的底蕴帝器,其神祇幽幽而语,套用了在古华神朝中的见闻。

    “虽为人族帝,但可以效仿西皇母,以皇为尊。”

    “至于帝号……我看,‘父’这个字就挺不错的。”

    “两者合一……啧!”

    古华尺这话说的,让大帝和帝兵们稍微一联想,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神特么的……父皇!

    净占人便宜!

    以后跟人动手,姜逸飞还没有出手呢,就已经先赢了一半。

    想想看吧。

    某年某月某日,姜逸飞打上了生命禁区,在里面征伐,那些至尊被激怒,发出怒吼——

    “父皇,谁给你的胆子……”

    离谱!

    离了大谱!

    “嘎嘎嘎……”

    恒宇炉的神祇笑的头都要掉了。

    “这么一想,其实也挺有那么点意思的……”

    恒宇炉抖动炉身,它想到那样的画面,一时间心头的忧虑都散去了许多。

    这人啊,就是这样。

    自己过的不好,但只要看到别人还要更吃亏,那心头就很愉快了!

    “唔,不过在此之前,我得先把他开除出姜家,从而让他成为明面上无名无姓之人。”

    恒宇炉虽然笑的欢快,但里面的神祇智商还很在线。

    一方面,没有具体的名姓,父皇之称才更有杀伤力。

    别人想称呼姜逸飞,也叫不出“姜逸飞”这个名,只能称为父皇。

    另一方面……姜家也实在是遭不住啊!

    恒宇炉稍微想想,都能知道姜逸飞未来得拉多少的仇恨!

    这些仇恨,但凡有一点冲着姜家去,恒宇炉都吃不消。

    “最好戴个面具什么的。”

    古华尺提议。

    “对对对!”

    恒宇炉认可。

    于是下一刻,它就找到了女帝,诚恳的拜托她一件事情。

    在“藏头缩尾”的事情上,女帝才是最专业的。

    面具一带,她成道的岁月上,真容便一直是一个谜。

    女帝慷慨的应允了。

    也不知道这位女帝是不是在内心的深处,也潜藏了乐子人的本性,想要看姜逸飞将这片宇宙给搅的“乌烟瘴气”。

    否则另一条时间线上,也不至于在荒古禁地里揣着手手,看叶凤雏在前面打生打死,最后靠自己打破了金乌大帝的大道压制,逆天成道。

    要知道,那时候的叶凡都圣体大成上千年了!

    而大成圣体成帝,古来未有。

    逆天证道,更是开历史先河。

    哪怕是不死天皇,也要等帝尊道消,自封神源中一万年后再出世,化作一尊天皇。

    理论上来说,当叶凤雏在圣体大成的基础上另类成道后,就可以使用合道花了。

    然而,女帝手握合道花,就呆呆的在荒古禁地中,看着叶凤雏在前面热血沸腾的征战,大成圣体之身在外面打死打活了好久,都没有直接给他合道花,只是往九龙拉棺里一丢,直接就放养了!

    这可真是“亲妹妹”!

    这不是乐子人是什么?

    眼下的姜逸飞,群嘲模式已展开,不想头上多个爹的天骄们、人杰们,不玩命才见鬼了。

    真要让姜逸飞这样的坑货成道了,很难想象那是怎样一个黑暗的纪元,活着的时候要叫姜逸飞一声“父皇”,死了后都不能安宁,要担心被人从坟里刨出来,被迫叫“爹帝”——“爹地”……

    既然如此,大家先联手弄死这个家伙吧!

    女帝眺望岁月时光,似乎看到了很有趣的一幕。

    于是,当恒宇炉来请求时,她很干脆的出手了,取出一些神材,有混沌石,有星辰之精,有九天神玉,甚至还有一点点的仙金,都被熔炼,带着帝气。

    女帝认真的思索,像是在考虑打造怎样的样式给姜逸飞这她的半个传人——毕竟少年主修她的传承魔功,虽然后来魔改的她都迷糊了。

    最终,她想好了,将熔炼成一团的材料演化,渐渐的化作了一顶冕冠。

    在玉石质地一般的冕冠前后,那是一颗颗的旒珠垂下,倾泄下星光、混沌气,有玄妙的帝道神韵交织,让旒珠后的一切都是朦胧的,看不清,望不透。

    “这顶帝冠,应该可以满足你的需求了。”

    女帝手捧帝冠,这样对恒宇炉的神祇说道。

    恒宇炉连声道谢,感激不尽。

    有了这顶帝冠,它也算是长出了一口气。

    不然,就冲姜逸飞跟恒宇大帝一般无二的相貌出去混,说他跟姜家没关系,人也不信啊!

    至于说改头换面?

    那会对姜逸飞的心气有损的。

    而今,帝冠一带,就可以让姜逸飞彻底放飞自我了。

    恒宇炉稍微想象一下那个画面,彻底放飞自我的姜逸飞,都不自禁间打了个寒颤。

    有些恐惧,又有些释然。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矣!

    恒宇大帝,我有一个朋友——人欲道祖师!

    姜逸飞——我是你爹!

    青帝和神皇面无表情,看着这肮脏的交易进行。

    他们没有说话,只是在心底默默决定,之后有了时间,一定要休整一下自家前人或者后人的墓,防火防盗防小姜。

    在大帝和帝兵的沉默无言之中,姜逸飞在天地烘炉里进行了有生以来最大的境界升华,凝结了一生的修行感悟,结成了至尊的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