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夜笙歌 作品

第269章 穿成小说开篇路人甲8

    这话听起来很模糊, 云姝刚想追问,沈衍书继续手中动作:“可以将茶几上的黄色盒子递给我?我现在要用。”

    云姝立刻拿起盒子走过去递给他,蹭饭人就要积极点。

    沈衍书又自然聊起别的话题,关于里世界的, 关于灵者的, 云姝的注意力被带走, 刚才的事也没放在心上。

    毕竟好友之前并未说过校医的存在,他可能和她都是路人,就是比较特殊,多了点出场戏份。

    半小时后,沈衍书又从冰箱中拿出提前准备好的水果拼盘, 饭后服务相当贴心。

    云姝叉起一块苹果, 坐在沙发上幸福地弯起眼睛,刚才的饭菜很好吃,现在的水果也很甜,但一想到明天要重新回到外卖便当的日子,眉眼就忍不住耷拉下来。

    沈衍书见时机成熟,顺势提道:“我现在每天都会做饭,不如你餐点过来, 吃完回去休息, 每天吃外卖对身体不好, 两人吃饭也热闹点, 我们住得近, 走动也方便。”

    云姝犹豫了,若是今晚之前,她肯定会礼貌拒绝,天天蹭别人饭菜不好, 但此刻,内心在疯狂动摇,而且沈衍书说得对,一个人吃饭真挺寂寞的。

    沈衍书又补一句:“我每次都习惯烧三四个菜,一个人吃很浪费。”

    云姝抱着抱枕纠结半天,终于有了决定。

    “那……我给你付伙食费。”银行卡里的钱还剩很多,付饭钱绰绰有余。

    “行,就这么说定了,从明天开始。”沈衍书勾起笑意,“你想吃什么,我去买。”

    云姝含糊道:“都可以。”

    已经上门蹭饭了,哪还能厚脸皮点餐。

    沈衍书换了个问法,同时仔细观察她的表情:“蒜蓉排骨,东坡豆腐,红烧茄子,糖醋里脊?”

    他报出一个菜名,云姝眸光就亮一分。

    沈衍书心中有了数,轻笑道:“我明天就做这几道菜,差不多的时候去喊你。”

    云姝欢快点头,期待起明天的正餐。

    双方对今晚得到的结果都很满意。

    后面回去时,云姝怀里多了一大堆零食糕点,由好心的邻居先生友情提供。

    里世界又多了两个顶级血脉,其中一位还是太古灾兽蜚,相关消息很快传到各个角落,引起一阵又一阵的讨论。

    某幢私人别墅,里世界最声名狼藉的团体聚集在这里。

    七八个灵者恭敬地跪在地上,上位坐着一个脸色阴郁的男人,身体单薄,看似虚弱,却没有任何人感小瞧他。

    能掌控一个邪恶危险组织的人物不会简单。

    下人非常清楚,詹游是何等可怕的存在,为了利益和目标不择手段,无数灵者死在他手中。

    血脉、灵力、尸体死后还要被继续研究。

    而在场所有人的命都掌控在詹游手中,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下属低声汇报最近调查的信息,詹游轻敲桌子,嗓音中带着寒意:“确定是蜚的血脉?”

    “是,我们已经已经派人进入学院,是灾兽蜚。”

    “很好,正愁最近没有新血脉,这就送上门了。”詹游扯出一抹笑,周围人纷纷低下头,“什么背景?”

    “对方前十八年都是普通人,最近才接触灵者。”

    没有背景代表好处理,詹游很满意,随意吩咐道:“先以拉拢为主,如果她不识相,就找机会强行抓过来,之后的事看着办。”

    下属心中一寒,低头应下。

    有光明的地方必有黑暗,神秘的里世界亦有如影随形的阴影,从古至今,历史上从来不缺欲望泛滥之人。

    詹游继续问道:“另一个血脉呢?”

    下属脸色僵住,张口却未出声。

    詹游眯起眼睛,“怎么,是有什么不能说的?”他放轻声音,越发森寒,“还是你们有了别的心思。”

    一份资料呈上,詹游接过时阴冷地看了他们一眼,如若现有背叛的行为,他会直接将人处理掉。

    詹游翻开文件,看到照片后久久未动。

    周围针落可闻,静得人心里发慌,下属忍不住抬头,看到詹游阴郁的眼睛里出现异样的色彩,他来回抚摸照片,神情逐渐痴迷狂热。

    “想要,我想要她,她应该留在我身边,不,不是应该,是必须,她就是属于我的。”

    想要的东西就抢过来,这是詹游根深蒂固的观念,旁人的想法不需要在乎。

    詹游露出一个奇异的微笑,一字一句道:“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将人带到我身边。”

    夜色的黑暗悄然蔓延。

    ……

    云姝这几天过得舒心,没课时在家练习灵力,有课时沈衍书会顺路带上她和陶湘一起去学习,和班上同学相处的也很好,并没有出现大家排斥陶湘的情况。

    每到饭点沈衍书会过来喊她,对方可以说是变着花样准备正餐,将她的口味拿捏的死死的。

    云姝深感天天吃得这么饱,迟早有一天体重会增加。

    陶湘上门拜访时,正好是云姝用餐的时间门。

    陶湘站在门口愣了许久,不敢相信地望着站在一起的两个人,这才多久,她还没来得及告诉云姝对沈衍书怀疑,云姝就连人都送上门了。

    这家伙果然不怀好意!

    沈衍书瞥她一眼,随意道:“进来,就当是我请客。”

    看在云姝的面子上,他愿意客气几分。

    陶湘握紧手,秉承着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友的想法,毅然走进去,如果能找到沈衍书的破绽再好不过,可以光明正大劝云姝远离他。

    上次察觉不对后,陶湘一直保持观察,几乎能百分百肯定沈衍书不简单,他每次看向其他存在,就像在看路边的石头,淡漠到让人心惊,一丝情绪都显得多余。

    她从小到大也算尝尽世态炎凉,从没见过沈衍书这类人,那根本不是普通人会有的眼神。

    云姝在陶湘进门后,拉着她坐到沙发上,熟练打开抽屉,拿出一堆零食,问道:“里面有你想吃的吗,没有我再找别的。”

    陶湘目瞪口呆,“你连零食位置都知道?”

    云姝道:“因为每天都过来吃饭,所以就熟悉了。”

    而且沈衍书说过,这些都是帮她买的,他说饭钱还剩很多。

    陶湘努力保持冷静,随手拿过一袋零食,看向厨房,表情逐渐惊悚,她认定的神秘莫测的、不怀好意的人居然围着卡通风的围裙做饭。

    云姝注意到她的视线,跟着看过去,笑道:“是不是很可爱?之前他问我哪种围裙合适,我一眼就看中这个。”

    陶湘艰涩道:“你选的?”

    “对呀。”云姝答得干脆。

    看到云姝自然看综艺吃水果的场景,陶湘恍恍惚惚,感觉像是看电视剧时跳过了高潮部分。

    趁沈衍书做饭,她旁敲侧击询问最近的事,得出的结果是,沈衍书没有做任何不轨之事,而且进退有度,举止得体,在方方面面的照顾堪称完美。

    太心机了,沈衍书肯定是准备走长期路线。

    云姝像是看出什么,笑道:“湘湘,不用担心,真情假意我能感受出来。”

    她又不是傻子。

    陶湘停住胡思乱想,的确,沈衍书看云姝的眼神是有温度,和其他人不一样。

    坐到饭桌上,陶湘又震惊了,怀疑似的看向沈衍书,难道他是厨子出身,所以能烧的一手好菜。

    ……这个想法太不靠谱,不用想了。

    吃饭时,沈衍书偶尔会帮云姝夹菜,神情自然,恰到好处,不会过分殷勤,每当这时候,云姝会弯起眼眸对他笑一下,表达谢意。

    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相处很久。

    一顿饭吃下来,陶湘已经麻木了,仿佛看到一只可爱无比的腓腓被神秘大网一把打包捞走,还笑着朝她招招手。

    被卖了还在数钱。

    晚饭后,三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陶湘打定主意晚点回家,准备多观察一会。

    电视上的电影正播放到高潮部分,云姝盯着屏幕,伸出手摸向果盘,一个剥好的橘子被恰好送到手中,她顺势接过吃起来。

    陶湘默默看着男人开始准备下一个水果,不断刷新自己的想法。

    沈衍书注意到她的视线,淡淡回望,脸色略显苍白的女性满脸探究,眼底深处是不易察觉的戒备。

    这就是钦定的女主,世界的核心人物,拥有比其他人更加敏锐的感知,从一个普通人经历过种种磨难、打败反派、获得功勋,最终成长为真正的强者。

    当然,如果按照原来那样发展的话……

    白泽——通万物之情,知鬼神之事。

    拥有强大设定的他最终看透虚假世界的真相,这是被人为创造的世界,荒诞而可笑,如果他没看透,一切将按照原来的轨迹发展,如此一来,所有的存在都失去了色彩。

    再次设想,假如帮忙的人不再出手,她是在重重危险中成功活下去,还是被黑暗吞噬,死在成长的道路上。

    如果女主死亡,这个世界又将走向怎样的方向,想想就让人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