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海月1 作品

第二十一章、聪明人太多了


  别人在死撑着,山地领同样也不能例外。面对血崩的价格,除了减产应对外,哈德逊也无能为力。

  亏本的买卖也得做,不然将市场丢了出去,再想要重新拿回来就难了。

  这波危机来得如此勐烈,除了行业产能过剩之外,更有巨头们趁机掀起行业洗牌,绞杀竞争对手的缘故。

  或许引爆这次危机的订单违约,也不只是各大商会的意思,搞不好背后还有某些矿业巨头的手笔。

  某某大贵族既是商会的股东,又是钢铁巨头,这种事情再常见不过了。

  可惜哈德逊崛起的时间太短,同大陆各大商会之间的关系,也仅限于战争中的一次合作。

  大家都是各取所需的公平交易,谁也不欠谁的。这些隐秘,人家自然不会派人过来刻意通知他。

  羡慕一下就行了,组建商会这种事情,以科斯洛家族目前的人脉关系网,根本就玩儿不转。

  涉及到了利益,些许交情根本就搞不定。那些遍布大陆的商会,背后都有一大帮的合作伙伴。

  连重兵保护的移民队伍,都有人过来袭击,要是跑去组建商会,那还不天天被人抢?

  事实上,产生危机的不光是钢铁产业。战争结束后,所有围绕战争转的行业,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冲击。

  此刻钢铁制品价格血崩,也波及到了其它产业,比如说:煤矿产业、马车制造等相关产业链,都跟着迎来了寒冬。

  幸好阿尔法王国工商业不发达,在王国经济中所占的比重并不大。从业者还大都是依附贵族的农奴,就算是爆发经济危机,也没有裁员降薪一说。

  危机对底层民众的生活影响,几乎为零。不过寒气依旧在不断传递,最先感受到寒意的就是凯撒三世。

  在危机中损失惨重的贵族,纷纷拿着王国发行的债券充抵税款。原本只是贵族老爷们的损失,

  “仅仅只是秋税,就出现了高达四百五十万金币的战争债券,他们这是疯了么?”

  凯撒三世近乎咆孝的幕后道。

  最近这些日子他身体不适,很多政务都移交给了儿子处理,没怎么关注大贵族们私底下的小动作。

  这才刚刚打了一个盹儿的功夫,下面的人就给他捅出了一个大篓子。

  拿王国发行的战争债券充抵税款,理论上来说是完全可行的。反正这种提前兑付,王国只支付本金,票面上的利息直接打水漂。

  一般来说,只有财力贵乏的小贵族会这么干。只要不是一拥而上,些许战争债券提前兑付,对王国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为了王国财政有序运行,也为了赚取债券利息。大量持有王国债券的大贵族们,早就达成了默契,长期持有手中的战争债券。

  按照正常情况,只要王国的信誉不崩,拿着债券充抵税款的贵族,就会是极少数。

  顶多也就几十万金币,不会超过税款总额的百分之十。提前兑付这点儿债务,财政部咬咬牙也就撑过去了。

  可是现在的情况明显不一样。受战争的影响,今年阿尔法王国的秋税一共也就收到七百万金币,其中超过四百五十万都是战争债券。

  很明显这是有多名大贵族打破了默契,在大肆抛出手中的战争债券,否则小贵族们贡献出来的税款总额度,都不可能有这么多。

  “陛下,这可能和国内爆发的经济风波有关。进入下半年后,铁制品市场就出现了问题,十一月份的时候更是直接出现了价格雪崩。

  连锁反应之下,到了十二月份的时候,这场危机又波及到了上下游产业链,进而影响到了多个行业。

  不少贵族在这场危机中损失惨重。在惶恐情绪驱使下,大家都想要保留更多的现金在手中,这才出现了这一幕。”

  德尔加多侯爵硬着头皮解释道。

  作为财政大臣,他就是一个悲剧。刚上任没多久,就赶上了兽人入侵。

  位高权重是不假,可每天都要为钱发愁,想要睡上一个安稳觉都难。

  “为什么不提前向我汇报?”

  凯撒三世质问道。

  这么重要的讯息,要是提前通知他,早就采取了应对措施,绝对不会放任局势发展到现在这一步。

  在税款收上来之前,都有改变的余地。现在看着国库中的一堆债券,他就愁得不行。

  年后就要开始兑付借款利息,外面的债主们只认金币,可不会接受一堆债券充当利息。

  要是无法正常进行利息兑付,把阿尔法王国的信誉搞崩了,那可就麻烦大了。

  没有人回答,不过从众人不断从凯撒王储身上扫过的眼神就可以看出来,这多半和他的宝贝儿子脱不开关系。

  “小凯撒,作为监国你不该给我一个解释么?”

  凯撒三世颇为失望的说道。

  不管是什么理由,把事情搞得一团糟,这就是政治污点。

  要是无法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凯撒王储未来的路将变得越发难走。

  “父亲,当时你昏迷不醒,我不敢拿这些烦心事打扰你养病,所以……所以就自作主张进行了处理。

  为了让大家以大局为重,我分别给王国中的一众大贵族写了亲笔信,详细的陈述了利弊。

  本以为他们会给个面子,没有想到一个个居然还是做得这么过分,分明就是不把我王室放在眼里!”

  凯撒王储愤愤不平的说道。

  一个个在私底下给他承诺好好的,一切都会以大局为重。没有想到,眨眼的功夫就送上来了一堆债券充抵税款。

  被手下人愚弄的感觉,实在是太令人气愤了。要不是还没有上位,他非要一个个报复回来!

  “够了!”

  “甭管你有多么委屈,现在发生了这种事情,就是你这个监国的失职。

  小凯撒,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怎么能够这么轻易就相信别人说的话呢?

  回去仔细看看他们的回信,又有谁在信上给你保证过,他们不会拿战争债券充抵税款?

  会以大局为重,那只是一句应付你的套话。真正需要的是看他们做什么,而不是听他们说什么!

  罢了,现在说这些都没用。正好距离你大婚的日子,时间也不远了,索性就以举行婚礼为由,邀请他们一起到王都中来谈。”

  凯撒三世叹了一口气后说道。

  自家的儿子孝顺是孝顺了,可在政治上明显还缺乏历练。要是他的身体没有出问题,能够再磨练自家儿子十年八年,绝对能够超过君主的平均水平。

  遗憾的是他身体大不如前,根本就没有那么多时间,让凯撒王储循环渐进的进行学********,事情怕是没有那么容易解决。这次的事发生的太过突然,事先连预兆都很隐晦。

  稍不留神,就会被忽略过去。幕后人为操纵的痕迹,实在是太过明显。

  在这种时候突然发难,多半是有备而来。就算把人召集过来,他们也未必会买账。

  毕竟,按照王国的法令,税款顺利运抵王都,上缴到国库之后,他们就完成了义务。”

  宰相纽芬兰大公慎重提醒道。

  凯撒三世再怎么强势,面对王国一众贵族,那也是大股东和中小股东之间的关系。

  一切都要在规则范围内进行折腾。谁要是越了界,谁就需要承担来自规则的反噬。

  现在人家完成了今年的义务,要是王国的一众大贵族不买账,凯撒三世也奈何不了他们。

  “放心吧,宰相。我知道他们想要什么!

  没有哪家大贵族愿意看到王国崩溃,魔兽军团的计划才刚刚开始实施,就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想要干什么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