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分0 作品

第四十六章 学以致用

    寒泉宫里,卓君彦还在和一众宗主们喝酒,聊天,话武道。

    眼前的这些人,都是东大陆巅峰存在。

    每一个拿出去,都是跺跺脚,地面都要震三震的人物。

    这样的人,轻易不出,难得相会。

    如果不考虑卓君彦的强势威逼,那么这一番青梅煮酒论武道,也可算佳话。

    只可惜,终非所愿。

    “世人习轻功身法,多以纵身为主,以力强行,这一点,我看元首尤甚。你那身法,不象轻功,更象武功,不是用来跑的,是用来拼杀的。本人习身法多年,到是颇有些心得。最关键,还是要懂得借势。身法借势说起来玄妙,却无非是所借之风无形,难以驾驭。清风宗以驭风为主,可驭风力,元首的驭物术,其实亦可施为……”

    “万物难逃一个驭字,身法却在修字。修得一身筋骨皮,方为根本。世人只知金刚不坏,却不知金刚不坏体,亦有圆融道。我观元首外以御为主,筋骨强劲,内以生为主,生机强大,却乏了一线圆润,少了些许油滑。同是金身战体,我的金身战体,有一丝圆融劲,可卸力,便如那无量海旋,只是用于体表,亦有妙用……”

    “息壤宗虽擅厚土之墙,亦有神力之法。正所谓脚踏大地,有了根基,才有那无穷伟力。是故,息壤宗所擅不仅是以土御敌,更有借力发挥。我观元首在这方面并无寸进,但若你在此项上有突破,以你的雄浑根基,力道可再增至少一成……”

    “神魂无形,最是难解,欲掌纯乎一心。摄魂宗千年以来,玩弄灵性,到也有些心得,非心法所能记载。但归其根本,无法心神交融,动己心则动彼心。元首心智坚定,本心不动,是故在摄魂宗心法上,慑神方面有建树,掌控心神便难。我这里有一小术,可为元首参悟……”

    各宗门宗主们,在这刻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将自家宗门的经验,自身修行的体会,一一道来。

    如他们所言,心法只是记录了修行,却不会记录经验。

    这些经验或许不能让卓君彦实力大涨,却可以进一步让他补全自身,弥补短板,并在发挥上走出一大步。

    这些都是不二秘传,便是自家弟子都要反复考验,才得点拨一二,如今为了小命,却只能倾囊相授。

    传功也内卷啊!

    卓君彦津津有味的听着,一场论道会,获益良多。

    心中大感满意,这刻眼看确实大家把能说的都说了,暂时也掏不出更好的,卓君彦道:“不错,大家表现都可以。那今天就先到这儿吧。我看天……”

    他抬头看看天花板,看不到天空,嘴一咧,便是一盏油灯炸碎:“我看天色不早,大家今天就早点休息吧。咱们明天继续。”

    呃……你这天色不早,还真是皆由心定啊。

    金悦正问:“明日何事?”

    卓君彦看看他:“你很着急?又或者是想提醒我,我还少开了一枪,没遵守承诺?”

    

    金悦正心中一跳,卓君彦抱起孙含香:“你们也可以试着逃跑,正好让我练练感知。”

    说着已向旁边小屋内走去。

    众人互相看看,终是叹息无言。

    洛清扬忍不住想,以我的敛息之法和速度,若待那卓君彦脱了裤子便跑,多半是能跑掉的。

    但看看身边人等一起看着自己,陡然醒悟。

    就算卓君彦不拦,这帮家伙多半也是不会同意的。

    一群杂碎。

    只好死了这心思。

    这边龙回响则在看着韩惊天的伤口,原四野正在为他治伤,重新恢复失去的腿。

    他说对容九山与金悦正道:“灭神枪的威力,你们看到了。你们觉得,能抗几枪?”

    金悦正道:“四枪。”

    容九山道:“五到六枪。”

    龙回响叹息:“三枪。”

    洛清扬叹息:“两枪。”

    原四野叹息:“我也是两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