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杯甜酒 作品

第260章 小剧场(友情线,副cp)

    魔域海,往生崖。

    排着队的魂灵看到岸边上的人纷纷低下头,议论声四起。

    “你们不觉得岸上的那位有点眼熟吗?”

    “可太眼熟了,百年前他作妖的时候把天都捅了个窟窿,更早的时候他为了让神君救自己的爱人,阻止亡灵往生,我当时在这当差,吓都吓死了。”

    “所以他身边的那个就是当年他苦苦寻找的人。”

    “是啊,是啊,听说魔神是个妻管严,你看,有那位在身边,他什么都不敢做,眼睛都不敢乱看。”

    “话说他们是不是在等人啊?”

    “嗯,听魔界的同行说,妖兽穷奇渡劫归来了,他们以前是好朋友,不对应该说是损友,但是魔神的伴侣和穷奇的伴侣是好朋友,据说是在渡劫的时候遇到过。”

    “这两个大妖怪凑到一块,不知道又要掀起什么样的腥风血雨,要不然咱们还是快点过去吧,万一一会儿他生气了又不让过了可怎么办啊。”

    池雾在岸边用灵识探听到下面的议论声,笑得肩膀都在颤。

    梼杌没有温栩这样的好兴致他站在原地等的很不耐烦,看到池雾在笑才察觉到不对。

    “听到什么了?”

    “听到了一些很多年以前,关于你的事情,这些小魂灵说的,和你跟我讲述的似乎有一些出入呢。”

    池雾眨了眨眼睛暗示意味十足。

    梼杌后背发麻,他哪里会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居然还有人记得当年的事情。

    他自己想起来都觉得羞耻的中二发言,现在估计已经被揭露的一干二净了。

    “老婆,你不要听他们瞎说,谣言这东西传久了,就变样了,就失真了,你还不如听我这个当事人的,我说的才是真的。”

    梼杌一番解释,池雾压根没有听进去多少,他只觉得有趣,当时听梼杌讲的时候他就觉得不对劲,这老妖怪说谎成性,尤其是和自己有关的事情。

    现在听到了真相还是挺有意思的。

    梼杌见他似乎还在想这件事,慌得不行。

    “池池,要不咱们别等了吧,小藤蔓还在家呢,那孩子调皮的很,估计又要去田里把仙草从地里拔出来了。”

    池雾瞪了他一眼“你别乱说,小藤蔓乖的很,他们估计也快来了吧,你不是和穷奇是朋友吗?这么多年不见了,不想他?”

    “我想他?”梼杌的眼神里充满了嫌弃,“我们俩看对方不顺眼好多年,要不是......诶,好像到了。”

    他话还没说完,搂在怀里的人就已经冲了出去。

    池雾直接扑在宋亦怀里。

    “呜呜呜,你终于来了,宋亦我好想你。”

    宋亦将他推开抓着他的手仔细打量,“池池怎么变了这么多?是不是梼杌欺负你了?”

    “没有,他不敢的,对了,我们回家吧,家里很多好吃的,对了我还种了很多好看的花花,走吧。”

    两个人手挽着手离开,穷奇和梼杌面面相觑后,颇有些同病相怜的意味。

    有老婆的人多少是有些优越感的。

    梼杌凑过去,贱兮兮的问道“人追到了吗?看你这样子,是根本没追到吧。”

    穷奇撇了他一眼,不想同他多说。

    的确没追到,不仅没追到从凡间到神界到魔界,宋亦压根不想和他凑到一起,看见他跟看见了鬼一样,他厚着脸皮凑上去也只会遭到拒绝。

    以前的事情他明明都知道错了,可是宋亦根本不给他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不对呀,梼杌当年也没干人事啊,凭什么他有老婆......

    两个人往回走,穷奇以为梼杌新盖了一个宅子,直到看到那熟悉的庭院他才反应过来。

    “梼杌!”穷奇气的头顶冒烟。

    梼杌不知道他为什么一副要吃了自己的样子。

    “你没吃饱?你是饿了很多年吗?”

    “梼杌,你是要穷死了吗?你连宅子都舍不得盖?”

    “这宅子我以为你送给我了?你怎么这么小气,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你还拿出来说,我还以为你真死了,这宅子空着也没用,没想到你没死透。”

    穷奇气得快晕过去了,他就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

    池雾和宋亦在后院看花,听着前厅的动静,两个人默契的没有管他们。

    池雾抬眼看着宋亦,问出了自己一直好奇的事情。

    “你们俩怎么样了?”

    宋亦眸色暗了下抿了抿唇“朋友算不上,只能说是凑巧被硬推到一起的陌生人。”

    池雾愣了一下,他没想到两个人的关系会闹到这么僵的地步,当时从姻缘镜里

    看的他们俩在一个比较奇怪的位面里,有误会不解释,囚禁,强制该做的坏事都做尽了,怪不得宋亦彻底死心了。

    主要是子从那之后宋亦一直带着那个位面的记忆,可穷奇却不记得。

    简直就是冥冥之中不想让他们在一起似的。

    不过姻缘也不能强求,缘分尽了,就没必要硬凑到一起去了。

    和不喜欢的人在一起,总归不会幸福的。

    “宋亦,不管怎么样,我都希望你能够开心,既然不喜欢他以后就少见面吧,嗯,到时候我带你出去玩,说不定会认识一些新的人,要是有心动的也可以相处看看。”

    “好。”

    两个人相谈甚欢,而前厅的两个却打了起来,小藤蔓睡着午觉呢,都被吵醒了,哄孩子的小荆看着梼杌和一个没见过的人打起来了,赶紧去后院通知池雾。

    池雾怕宋亦看到穷奇糟心,就先让他和小藤蔓现在房间里等他。

    来到前厅看着两个人把他小花坛砸坏了。

    池雾脸上的笑一瞬间僵住了。

    两个人仍打的不可开交,甚至都没有看到池雾。

    池雾指尖微动,无数藤曼拔地而起,长势极猛瞬间将缠斗在空中的两个人绑了起来。

    穷奇挣了半天没有挣开,梼杌则是被绑了好几次了,知道挣不开压根放弃挣扎了。

    穷奇看着藤蔓上还混了梼杌的灵气,更生气了“你把他惯成什么样子了?连灵气都和他共享?”

    梼杌不甘示弱甚至还有点骄傲“我宠着我老婆,我骄傲,你连老婆都没有,没资格和我说话。”

    池雾看着花坛里折损的小仙草和稀有的花种气的想要把这两个人都扔到冥河里去。

    “我的花!你们俩给我用灵气把它们修好,要不今天谁也别想走!”